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  我班學生一回頭,   立馬嚇死一頭牛。   我班學生兩回頭,   貝克漢姆不進球。   我班學生三回頭,   羅那爾多拍籃球。   我班學生四回頭,   山崩地裂水倒流。   我班學生五回頭,     傻子會背順口溜。   我班學生六回頭,   三好學生也挨留。   我班學生七回頭,   大頭兒子變小頭。   我班學生八回頭,   發現你就是大頭!

| 7 Jul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時常獨自佇立在百年老樹旁,無端揣測它過去與多少場風雨進行了搏鬥,端詳它被歲月錘煉的錚錚不屈的筋骨,於陽光下堅守著祖傳的情操。心不免開始顫動。而這樣的樹不止一棵,信步走下去。同心路的兩旁幾乎都是這些偉岸的身軀。它們經歷無數個暖春,酷暑,淒秋,寒冬,如今依舊傲然挺立。像衛士,更像校園的守護神。 這些樹下建造了一個園子,名為“靜園”。這是校園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之一。而今,在春天,常有鳥雀在枝頭叫玩。作詞,譜曲,歌唱,一氣呵成。也有閒人常於樹下觀賞。或者坐在石凳上,或者站著遠觀。陽光從葉縫間銀條兒似的砸下。砸在的地方,便生成紅橙黃綠藍靛紫,飄飄而散,好不美哉! 在高樓上向下望,這些樹昂首挺胸。剛從冬眠中甦醒的新綠,傳染擴散,如“洪水猛獸”,遍及整個校園。不知者以為自己身陷綠海,且醉於其中。它們還鍾情藍天,信仰陽光。不斷抽枝,不斷向上。對陽光的熱愛,是它們一生追求的終極目標。此刻,心蕩了一下。似乎有暖雲飄過,坐在高高的雲上,徜徉。 無論如何,這些樹總逃不過我的鏡頭,不管它們多麼多麼低調與嚴肅。 除此之外,校園還有一道亮麗的風景,那便是花了。放眼四看,花開在陽光下,校園裡,綠樹旁。芬芳一撥兒追隨著一撥兒,到處親吻。將封閉的心扉吻開,將熄滅的火吻燃,把發霉的日子吻成詩意的春天。看到這些花,心情不免激動。粉紅的桃花永遠情,潔白的梔子永恆的愛。還有更多更美的色彩繽紛的花,於我眼前如一個個花季少女。青春著,天真著,夢著,憧憬著,渾然不知凋謝為何物。 是的,校園裡的花啊,是一群正待出嫁的少女,而樹則是她們心目中最鍾情最理想的郎。也許我們永遠聽不懂它們之間的語言,它們或許以唱情歌的形式已經私定終生,或許以眉目傳情的暗箱操作決定山盟海誓。我們會懷疑,它們相距甚遠,如何能夠在一起?但,親愛的,不要忘了,距離產生愛情,不是還有芬芳嗎?不是還有蜜蜂、蝴蝶? 有了花與樹,總不免有人。從一道真正的風景裡,會走出一個人。他應該有純正的自然的心境,所有思想寄托於無限春光中,享受來自自然深處最美也最讓人愜意的那種感覺。校園依舊在無限春光中。熱烈的陽光抨擊著一切懶散。人們都精神抖擻著,歌唱著,舞蹈著······ 這應該是一種緣,來之不易;這應該是生命與春天簽下的合同。每到這個時候,就會有一場交易,正神秘著進行著。 春天,是一個開始,就像花與樹,開始他們嶄新的愛情,就像人,開始我們自己的奮鬥,就像我們的校園,開始了它最富詩意的青春之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