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很早就品嚐過,河北趙縣的雪花梨,雪白甘甜;很早就知道,梨鄉,當屬河北趙縣,素有“萬頃梨園”之譽;很早也知道,河北趙縣有個梨花節。儘管有那麼多的關於趙縣梨花的所聞,但是目睹趙縣梨花,卻是在這一次散文學會年會的采風中。 那日,天氣格外的好。天空藍藍的,和煦的風兒微微地吹著。 大巴車載著歡聲笑語駛離了趙縣縣城。 見到了!見到了!車如一葉扁舟,衝開的波線泛起了層層潔白的浪花,一樹樹帆影飄逝而過。睜大好奇的眼睛,看著車窗外的這一切,那果真是“萬頃梨園”啊!只見那一樹樹的梨花,就像擺了方陣的士兵,不,那是傘兵,整齊莊嚴地迎接著遠方的客人。 車子終於肯停下來,大家迫不及待地撲入香雪的懷抱。 這是一塊怎樣的神奇的土地啊?竟孕育出這樣神話般的美麗。 滿目梨花,美而不驕,秀而不媚,倩而不俗。 走近,走近。 好想,抱一抱這梨樹;好想,吻一吻這梨香;更想,與那梨花婀娜的芳姿共影。 突然,我愕住了。 這梨樹的枝幹,主幹高均不過二尺,然後旁逸出三五枝支幹,每個支桿上又要分出幾枝小的支幹。枝幹排列錯落有致,空隙是那麼恰到好處。行與行之間,株與株之間,嬌艷的梨花若即若離。 無論是主幹,還是枝椏,上面遍佈著大大小小的斑痕——那是被斧正留下的痕跡。是啊,遊人只想欣賞滿樹的梨花,只會詠唱那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誰會想到,梨樹的身上會是如此的傷痕纍纍?誰會想到那向上的枝頭都會被拉伸下來? 我想,梨樹是最重感情的呢!她感謝梨農對她的悉心呵護,她懂得如何回報這些辛勤樸實的人們。無論承受怎樣的痛苦,她都會用那滿樹的梨子來報答!看,這簇簇閃光的梨花,不就是果農的希望嗎? 這梨樹,不但懂得回報,而且更懂得奉獻。果農們毫不吝惜地採摘著,一朵朵嬌艷的梨花被扔進了布兜,被堆積在路旁。果農在疏花,因為一棵梨樹承受不了這麼多果實的胚芽,會影響果子的質量。 簇擁在一起的仙子們,她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結子,延續自己的生命了;她們也知道從此不能再享受陽光雨露了;她們更知道自己會被曝干,去成為新事物的一分子,從此再沒有了自己。但是,她們依然沒有失去昔日的風采,依然是那麼楚楚動人。因為,她們知道自己的奉獻是值得的。 一陣風吹來,隱沒在花簇中的嫩黃的梨樹葉子探出頭,又藏匿起來,帶著頑皮稚氣的笑顏。 愁緒隨風飄散。 腳踩著這潮濕鬆軟的土地,一股暖流湧遍了全身。 梨鄉之美,不僅僅因為那花團錦簇、潔白如雪的壯觀,而是因為那種靜默奉獻。這種美,美得實在,美得自然,美得令人震撼! 夕陽西下。 揮手致別!梨花頷首! 友人感懷:“趙縣梨花接素霞,冀南燕北兩無差。分離香透來時路,相思夢裡有梨花。” 是啊,回家數日,真的是“相思夢裡有梨花”呢! 文章來源:玩學堂的BLOG |雕刻幸福時光 | 心 齋 |Dadawa的BLOG | 天津譚汝為BLOG |“靜”觀其變 | 老徐的BLOG |袁啟清的BLOG | 唯有火硝的BLOG |游刃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