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喜歡在平日的傍晚一個人毫無目的的在街上行走或者說隨心漫步。這滿街的行人,是陌生的水草,游離於生命之外,冷漠地陌視地看著你的溜躂:是閒情還是無聊?沒有人理你。似乎離人最近,甚至摩肩碰臂、擦肩而過,但心卻沒法接近——你和Ta,似乎永遠是兩條不可相近、絕無交點的平行線。 有時候常常是站在風裡,看著滿天的花瓣如雪飄落,揚揚灑灑,像一場淒美的聚散離歌。你看這樣美麗的花,有著注定飄散的命運,風裡每一縷清香都是一聲歎息。總是心痛,不明白為什麼消失得最快的總是最美好的東西。你看那天邊的雲霞,聚聚散散似乎是玩家家,瞬間就被烏雲覆蓋。人和大自然近了,美好的東西卻遠了。 遇見。一場美麗。一場夢。一場蒼涼。被你遺忘的年華,我追不上,誰能追上。霓虹燈下,誰沾染了塵埃?我嗎?是的,誰都不能免俗。在吧檯,喝著酒,和Ta似乎交著心,卻似是而非、心猿意馬、心不在焉,顧左右而言他。有的時候,人真的會“恨鐵不成鋼”,如果“我”能是完顏洪烈多好——遇見的美麗就是你的美麗。18年前與惜弱的一場遭遇,轉念就成了自己手中之珠寶。但是,掠住了惜弱的人,掠不住惜弱的心。當18年後楊鐵心出現的時候,終究還是奔去了楊鐵心。所以,即使你是完顏洪烈又怎麼樣?恨鐵不成鋼,是鋼又怎麼樣? 恨你爸爸不是李剛,是李剛又怎麼樣?你是射鵰英雄,沒有遇見黃蓉或者說Ta不稀罕你又會怎麼樣?所以,不必感歎。人近了,心好像慢慢遠了。人遠了,也許心就在你身上。情離心散,情在心在。這就是花開花落:幾番晴幾番雨,幾番霧幾番迷。人心與人心,不總是從明朗走向糊塗,也會從朦朧走向明媚,從黑暗走向光明的。 理解釋然。